AG直营平台

AG直营平台 “共享员工”体验记:超市兼职配货日赚二百 有人跳槽有人逃

  “共享员工”体验记:超市兼职配货日赚二百,有人跳槽有人逃

  餐饮业是明显的现金流生意,流水大、成本高、时效性强。因为疫情影响,根据恒大研究院发布的《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分析与政策建议》估算,餐饮零售额在春节7天内收入只有去年的一半。而餐饮企业却仍必须负担员工工资、铺面租金等多重支出。贾国龙算过一笔数字,疫情致西贝2万多员工待业。

  原来的5成员工,面对3倍以上需求。盒马相关人士对《深网》表示,在共享员工到来之前,一些已经开工的财务甚至是HR等文职人员也都加入了捡货或配送的队伍。北京某连锁超市员工曾鹏飞对《深网》称自己基本就是连轴转,“平时收银,结束了以后还要帮助摆货盘货。”

  盒马方面解释称,“配送员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岗位,他们需要对门店周边以及三公里内的环境,甚至每一栋楼都了解得非常清楚。此外,在上门之后,怎么去接触顾客,这方面的防疫培训要比在门店岗位高很多,整个培训的时间会更长一点。特殊时期,我们选择集中配送的方式,优化路线,提高每一次带出去的单量,可能会造成配送延期。”

  一边是海水,另一边却是火焰,当餐饮、旅游、线下教育行业沉寂之时,以商超、外卖、电商为代表的行业却人手紧张。消费者能意识到的是快递小哥人手变少,但是意识不到的是分拣员、司机等整个配送链条都人手匮乏。

  尽管共享员工已经成为了一种重要模式,但据《深网》了解,大多数共享员工在“帮佣”的公司依然只能承担“打下手”的角色。以最先采用共享员工模式的盒马为例,目前盒马的“共享员工”主要从事店内排面整理、仓库整理、打包整货等业务,而配送员的缺口仍旧很大。

  在某些层面,员工和企业成为了利益共同体,尽管收入没有或者降低,但该支出的成本依然存在。马黛是两个男孩的母亲,“房贷、车贷都要还,疫情一来,必要的生活成本还都在提升。”

  “当时公司给所有相关员工发了通知,可以去一家超市做共享员工,我马上报了名,最简单的想法就是赚一些钱能够补贴家用。”在两家公司共同审核并签订合同后,马黛很快入职了。

  如在此次疫情中AG直营平台,高灯科技旗下的灵活用工服务品牌“自由薪”发起免费招募数万名“共享员工”计划AG直营平台,为企业与员工提供灵活用工一体化专业服务与保障AG直营平台,就属于第二种代表。

  这仅是“共享员工”的一小部分,据《深网》了解,大部分类似企业都启动了共享员工机制,模式分为B2B和B2C两种模式:B2B模式为用人单位与相关企业直接签订合同,相关单位派出所属员工进入用人单位协助工作;B2C模式则为用人单位直接与有合同在身或没有合同在身的相关员工签署临时雇佣合同。

  另一个很难“共享员工”的是制造业,在离开了物流公司后,龙玉泉曾试图入职另一家IT制造企业,但面试并没有通过,“他们并不招流水线的工人,要的都是一些技术人员。”一位制造业人士则对《深网》表示,近年来随着生产自动化水平的提升,技术难度不高的工种都已被机械取代,“很难临时招人。”

  “今年我们的原计划是春节期间不打烊,还预订了十几桌年夜饭。”但疫情爆发让这一切假设都发生了改变,“年夜饭后,所有员工进行轮岗休息,我是北京本地人,所以从初一开始上班,初八其他员工返回,我再放假。”

  短期灵活用工模式走红?

  一位深度参与了共享员工计划的某生鲜电商内部人士对《深网》表示,“从目前的形式来看,这种模式下员工的薪酬模式、相关法律方面都面临不小的挑战。”在他看来,“共享员工”在未来不会是一种常态。

  另外国内还曾由企业自发组织成立过各种共享员工模式:2018年1月,美团、UU跑腿、闪送等公司建立了共享配送联盟,联盟内的“共享配送员”可以利用闲暇时间承接任一或者多个平台的订单配送工作,且这些“共享配送员"与平台之间不存在任何正式雇佣关系;滴滴在早期的专车、快车等模式,也并不限制司机在其他平台上进行接单。

  员工工资支出是疫情期间很多创业公司面临的共同难题。教育创业公司松鼠AI创始人栗浩洋透露,“全员3.5折工资5个月,最核心高管零工资,一月统一半折。”诺亚财富集团复工后向全体员工发布了一封全员战“疫”倡议书,宣布在疫情期间所有员工每月有5个工作日无薪休假,同时三位董事汪静波、殷哲、章嘉玉主动降薪为0。一家区块链相关公司内部人士对《深网》表示,在去年年底本因为政策相关红利宣布全员在今年加薪,但由于疫情原因,创始人宣布直到原来计划的加薪取消,同时全员工资打3折,不足部分在2020年年底通过年终奖方式补齐。

  收入还算不错,据马黛介绍,她所在的火锅店和某国际连锁超市达成的是用人协议,“薪水按月发放,由公司统一结算。”尽管2月份的工资还没出来,但马黛对《深网》称,管理者已经打过招呼,“一定比12月份的工资要高一点。”

  “共享员工”体验记:超市兼职配货日赚二百,有人跳槽有人逃

  作者 | 孙宏超 相欣 编辑 | 康晓

  支援餐饮业待业员工

  和其他岗位相比,快递、配送人员需要更长的培训时间以及更高的人员成本。

  “入职前经过了简单培训,也对员工进行了审核。以前是传菜,现在的主要工作是摆货和补货。”

  一位京东物流的管理人员对《深网》透露,在疫情爆发初期,就有一些社会车辆物流公司要免费加入京东物流,“带人带车,但考虑到培训时间太长,以及要和京东各个部门达成默契配合,盲目加人有可能反而会降低效率。”

  “以前在南方几个景区做导游,基本工资本来就很少,主要靠一些业务提成维持收入。”在北京一家旅游公司做导游的龙玉泉对《深网》表示,“业务收入现在肯定是拿不到了,基本月薪一个月才3000元左右,公司还没发下来。”

  马黛则决定留在她现在所在的大型国际连锁超市,她给原来的火锅店写了一份辞职信,秒批。

  配货冠军常良平则与该超市签了短期用工协议,“短期合同一天基本工资一百元,加上部分一些业绩提成,每天收入差不多有两百多块。和现在还发的原单位工资收入加起来,比以往收入高出一截,还是比较满意的。”

  常良平也加入了北京另一家本地连锁超市,主要负责配货的相关流程,“一天工作七八个小时左右,但具体时间不太固定,主要是卸货、拆货以及配货等工作。”据常良平介绍,在他工作的一个月里,已经成为了该连锁超市的配货冠军。

  不过随着疫情渐趋缓和,部分受影响较轻的城市已经逐渐开工,一些“共享员工”也开始陆续返回各自平台。曾经热闹的“共享员工”慢慢沉寂。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常良平没有等到那些“其他员工”,自己也开始遥遥无期的等待,“以前上班的时候会盼着休息,没想到休息真的来了,反倒不适应了。”

  叮咚买菜甚至还发出号召,希望已经离职的前员工能够“返聘”。曾鹏飞也对《深网》表示,“公司也要求我们给一些离职但是在京的前员工发短信,问能不能再次回来工作。”

  美团外卖工作接近两年的杨和硕,对附近路线和办公楼、居民区位置了如指掌。平时他每日配送单量约为30单,高峰时期能达到40单,新加入的员工很难达到这个数值。

  除了为外界熟知的餐饮行业外,健身私教、美容美发、洗浴按摩、旅游等更多行业都存在大量闲置员工。

  据《深网》了解,家电行业也存在淡季旺季,在淡季时一些家电行业会轮换开工,未开工的员工就会选择去一些其他行业打零工为生。河南某家电品牌员工就曾透露,“在淡季,工厂只开80%甚至更少的生产线,一部分员工就会在工厂默认的前提下找一些零活做。”

  高门槛岗位仍难开放

  个推大数据显示,今年春节期间生鲜类APP的平均日活同比增幅为107.17%。美团买菜北京地区日均订单量是节前的2至3倍,每日优鲜除夕至初四期间实收交易额较去年同期增长321%。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的数据显示,企业员工返工受限,导致超市等零售企业的门店营运、物流配送等各方面员工短缺50%以上。

  以餐饮行业为代表的服务行业急需支援,大量的员工无事可做;以生鲜电商为代表的零售平台们却陷入了订单暴涨、无人可用的窘境。

  共享员工(灵活用工)被认为将是未来劳务关系的一种新趋势,资料显示,已经有相关企业推出了了类似服务。劳动力综合管理解决方案服务商喔趣科技推出了“员工共享平台”,专门针对有闲置人员和用工需求的企业提供对接服务,主要集中于餐饮、零售、酒店、物业、物流、制造业等劳动密集型行业,企业属性聚焦在连锁门店10家店以上或人口规模200人以上。

  2月3日,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盒马鲜生超市公开宣布接纳云海肴、青年餐厅(北京)的员工到盒马各地门店工作,并“喊话”其他餐饮企业,发出“招工令”。

  一些小型电商平台和超市也对“共享员工”的模式提出质疑,“感觉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劳务派遣对中小型企业来说反而没太大意义,要签公对公合同,要培训新员工,成本其实很高。我们首先采用的模式是内部挖潜,让内部的人力资源得到充分利用,同时召回一些原来离职的员工;其次就是开放社会临时招聘,与新员工签订短期用工合同。”一位连锁超市经理于涵亮如此对《深网》表示。

  龙玉泉在朋友圈看到了某电商平台招聘的物流岗,但仅做了不到三天就选择了离开,“虽然他们给我安排的是我家周边十几个小区的相关配送工作,但当送起来发现根本不是这回事,很多地方都要查好久地址才能找到。”龙玉泉选择离开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公司在三天试用期后,需要他自费配置电动车以及相关的服装,“觉得成本太高,所以最后我选择了离职。”

  在此背景下,盒马最早提出了向暂时歇业的餐饮企业“借调”待岗员工的想法。盒马在知乎上用官方账号对“如何看待盒马‘借’500名餐饮企业员工的操作?相关企业如何借鉴?”的问题中回答道,今年疫情突袭,公司遭遇了几个问题:用户需求激增,大量需求转移到了线上,不止订单需求多,每个订单买的东西也多。按照现有的人员配置,即使开足马力大家都不休息(很多一线员工从年前至今一直加班),也满足不了用户的需求。而为了尽量减少人员流动、减少疫情传播风险,因此公司不建议让已经返乡的员工回来加班。

  据深网了解,目前国内的灵活用工服务商主要有两类,第一种是相对来说比较传统的人力资源型公司,大公司都有外包员工,即隶属于人力资源公司;第二种是提供灵活服务的相关企业,主要为大公司提供人力解决方案,如法务、培训、社保代缴等流程服务。

  这个特殊的春节假期里,餐饮行业一大批成熟劳动力不得不赋闲在家,无法开工让行业压力巨大。而常良平这些员工也着急工作赚钱。据《深网》了解,服务业员工收入大致分为基本工资加提成或奖金,在家休息期间,往往占收入大头的提成或奖金不再发放,基本工资往往也按照七成进行发放。

  “共享员工”体验记:超市兼职配货日赚二百,有人跳槽有人逃

  人力共享的背后,实际是“共享经济”的概念深入人心,其重要意义是可以将一些闲置人力、物力放在正确的时间和正确的地点去发挥作用。共享员工之外,共享企业的其他资源或许也将成为未来降低成本的一大手段。

  随后,更多相关企业加入到“共享员工”模式的大潮中。马黛对《深网》表示,她所在的公司与某国际连锁超市达成了“人才输送”计划。

  在未来的几个月内,用人成本依然会成为企业能否扛住压力的关键因素。共享员工或许会成为一种有效的解决方案,对于提供方而言,共享用工模式使得用人成本被分摊,解决企业现金流压力;对于需求方而言,满足用工方短时间内大量用工需求,解决紧缺人问题;对于员工来说,可以在精力允许的前提下,额外获得一笔收入。

  出品|深网·腾讯小满工作室

  马黛也在家歇了两个星期,她是北京某连锁火锅店的传菜员,“餐厅还在营业,但是根本没有客人,公司说上班可以开百分之七十的基本工资,不上班休息的只能开一半工资。”不过餐厅通知,上班需要自备口罩以及其他防护用具,马黛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在家里继续休息。

  2月25日,在超市兼职货物分拣近一个月的常良平,告别了“共享员工”的身份,回到了他往日工作的北京某连锁餐馆。

  (应被访者要求,常良平、杨和硕、龙玉泉、马黛、曾鹏飞、于涵亮均为化名)

  与之类似,京东旗下7FRESH引入的共享员工也都被安排至分拣、摆架等相对容易的工作。但事实上,对于电商平台来说,用工需求量最大的岗位在疫情期间一定是快递人员。

  一些入职的共享员工也对《深网》表示,尽管收入得到了一定回报,但安全性仍有一些担忧,“毕竟现在是疫情期间,去超市兼职有一定安全隐患。”马黛对《深网》称,“现在回家以后,都要给自己彻底消毒,然后和家人分房休息。”

  三方一拍即合,阿里巴巴旗下新零售平台盒马鲜生宣布联合云海肴、西贝等餐饮品牌达成“共享员工”合作,部分员工分别入驻盒马各地门店,参与打包、分拣、上架、餐饮等工作;随后,京东7FRESH、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苏宁物流、联想集团等公司先后宣布类似计划。

  常良平便与一家超市签了短期用工协议,“短期合同一天基本工资一百元,加上部分业绩提成,每天收入差不多有两百多块。和现在还发的部分原单位工资收入加起来,整体比原来的工资高出一截,还是比较满意的。”

原标题:适合新手的奥秘法!不用肝你就可以立即凑齐!

 


Powered by bbin-bbin首推ag88.plus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